有一天我醒來發現這世界再也沒有任何愛扒糞的記者了。

閱讀完整文章

一早還是下大雨的天氣,就在園遊會開始後不久放晴了,就像呼應著少男少女們的熱情一樣,會場越熱鬧,太陽也越加不保留的釋放著它的熱力。

「呼!熱!」男孩煩燥的脫下外套,外套下是橘色的班服,就和他的同班同學們一樣,跟其他班的班服比起來相當顯眼。明明只是校慶,卻在無形中製造了平時並不存在的班級對抗意識。遊園會這種東西他是從來不感興趣的,但今天他卻有種有什麼事情會發生的感覺,讓他不知道是興奮還是緊張的吃不下早餐。或許兩者都有吧!因為他知道自己其實在期待著什麼。

閱讀完整文章

「白開水,請把它倒滿,謝謝。」我說這就是愛情。

「那太俗套了!」妳抗議:「不外乎就是純淨透明而真誠無負擔,理想的讓人覺得虛偽!」是啊,是有那麼一點諷刺的,但是我讓它倒滿了,再加點水下去好嗎?「倒不進去的,」妳說那會滿出來。這就是我所要表達的,當一個人的心早已被另一個人所填滿時,哪來的空間再容下第三個人呢?我很清楚就是因為這樣所以我無法替代他填滿妳的心。「是嗎?那為何又要指定白開水呢?」妳用了問題來轉移焦點並拒絕表達意見。我倒了點果汁到白開水裡,白開水,慢慢的被染色,一點一點的,直到整杯。

只要你可以給我一點機會,我將會改變妳的心。

閱讀完整文章

Social Widgets powered by AB-WebLo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