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續紀錄在 2019 年內接觸過的各式作品。
基於某種隱私顧慮這邊不公開詳細列表,僅列出總數與最喜愛的作品。

勉強算有完成一些事情,但人生目標沒有任何前行。

閱讀完整文章

延續2017年的做法,2018年依然試著紀錄所有在這年內接觸過的各式作品。基於某種隱私顧慮這邊不公開詳細列表,僅列出總數與最喜愛的作品。

「愛がたりないぜ、夢がたりないぜ」的一年。

閱讀完整文章

有時候回首一年,會有一種今年好像確實做了一些事卻又沒留下什麼痕跡的感覺。於是從2017年開始決定紀錄自己所接觸過的電影/遊戲/書籍類作品。基於某種隱私顧慮這邊不公開詳細列表,僅列出總數與最喜愛的作品。

閱讀完整文章

今天終於把《返校》的正式版給破關了。

會這麼晚才玩正式版的原因是由於我在上市前就以測試玩家的身分玩過遊戲的開發中版本,
對於遊戲流程與劇情早已知悉,所以正式版上市後並沒有急著玩,
遊戲買了就著麼放著,放到今天,突然覺得這是個絕佳的日子,非常適合玩這個遊戲。

「真是個好遊戲。」

只用這樣一句話來表達我破關時的感想,似乎有點太過簡單了。
但就在網路上對這款作品已經有著無數的解析甚至超譯後,
這樣單純簡單的感想應該是最好的。
如同一句「天涼好個秋」那樣。

閱讀完整文章

三月初我因為參加 BitSummit 而到日本京都待了五天,在絕大多數時間都待在會場的情況下,其實沒有太多四處觀光的時間,不過我還是盡可能的造訪了所有途經或位於飯店附近的書店,主要是想找《“カワイイ”をシェアする写真術》(將”可愛”分享出去的攝影術)這本 Stereo Sound 於二月底出版的別冊雜誌。可是我造訪了多家有賣雜誌的大小書店、便利商店後,卻完全沒有看到它的蹤跡,畢竟是上市沒幾天就在網路通路上賣到缺貨的熱門商品啊,果然在一般實體通路也一樣是賣到缺貨…但就在我等待回國班機起飛前,不死心的跑遍了整個航廈的免稅店後,終於在最後一家書店中發現了這本雜誌!二話不說買了!

這本雜誌到底有什麼吸引人的呢?封面模特田中美保還算可愛,但真正吸引人目光的是右上角那塊紅色的 SD 記憶卡 ── 這本雜誌的「附錄」── 內建 Wi-Fi 無線傳輸模組的 4GB SD 記憶卡!也就是傳說中的 Eye-Fi 記憶卡。重點是,這本雜誌的售價僅僅1890日圓(約台幣550~600),知道 Eye-Fi 記憶卡大概價格的人應該都可以理解這是不可思議的低價!

閱讀完整文章

製作一款遊戲要多久的時間?數年?數十個月?還是…其實只要數十小時?在極短的時間限制內製作出一款遊戲聽起來是很不切實際的事情,但事實上全球各地不時就有名為「Game Jam」的活動被舉辦,搞著這種瘋狂的事情。

簡單來說,「Game Jam」是一種即興遊戲創作活動,沒有固定的形式或規則,但大致上就是參加者要在很短的時間限制之內,依據特定的主題製作出一款遊戲,雖然製作出來的遊戲可能很陽春或充滿缺陷,但這樣的活動往往能夠激發出許多特別的創意,催生出許多特別的遊戲,而參加者也可以透過參與這樣的活動,學習到很多開發遊戲所必須要有的經驗。

獨立遊戲開發者分享會 IGDSHARE 曾經在台灣主辦過兩次 Game Jam 活動,第三次的 Game Jam 活動「MIT Game Jam #2」(Global Game Jam 2013 台北場)也正開放報名中。而除了參加者們要實際見面、組隊合作的 Game Jam 外,也有參加者不需要實際聚在一起的網路 Game Jam,這類網路 Game Jam 中,當以「Ludum Dare」最為知名。過去舉辦的 Game Jam 相信已經讓許多台灣的遊戲開發者對這類活動不再感到陌生,而性質相似的 Ludum Dare 方面,曾經參加過兩次的台灣遊戲開發者 Leo 亦在 2012年10 月的獨立遊戲開發者分享會上作了精采的介紹,於是,作為 GGJ 2013 的前哨,這次有大量的台灣遊戲開發者們挑戰了第 25 屆 Ludum Dare!(關於 Ludum Dare 的規則與概要,請參考 Leo 的這篇文章

過去幾次 IGDSHARE 舉辦 Game Jam 時,我都僅是現場的工作人員,而沒有實際投入遊戲製作,這次的 Ludum Dare 25 就算是我首次的 Game Jam 體驗吧,不過在大學時代,我也常常有一個晚上拚完期中/期末程式作業的舉動,某種程度上那也算是種 Game Jam 式開發?總之,這次我參加 LD25 的成果,是一款名為《You are the villain!》的遊戲:


點選圖片將開啟遊戲頁面,可以先玩過遊戲再閱讀本文,也可以先閱讀本文到一定段落後再實際遊玩遊戲。

雖然這是一款看起來相當單純簡單的遊戲,但我還是希望可以跟大家分享一下在製作這款遊戲的過程中,我的發想方向、靈感來源、設計思維與製作方式。文章內容將順著時序寫下來,所以設計思考層面的段落與技術實作層面的段落會交互出現,對於其中一方比較沒興趣的讀者可以跳過部分段落沒關係。

閱讀完整文章

嗯,扣除掉近期新增(與轉貼補上)的文章,這個部落格真的是超久沒更新了。

前一篇文章是什麼時候?…2009年12月,哇,間隔快整整一年半的時間呢。
其實2010年4月還有發表過一篇,不過因為該篇文章內容講到了一些工作上的事情,
為了避免掉一些無謂的麻煩,我還是將他給隱藏起來了,
剩下的就是這超長期的乾旱。

絕對不是我放棄寫作了。
事實是,過去的這一年,我可是非常穩定的每個月產出一定數量的文章,藉以維持我的生活。
也就是說,其實我過了一年靠寫文章吃飯的日子。
這些日子中,有不少的充實感,也有一定的成就與滿足,甚至有部分工作內容是很令人羨慕的,
但同時也面臨不少價值觀上的衝突,對現實面的無奈和妥協,以及自身方向上的迷惘,
曾經我以為我找到了能夠讓我支持下去的精神寄託,
卻沒想到,突然的,一切都成為過去。

其實對我來說一切都還沒有結束,成為過去,那是對方的說法。

呼,總之,我是又可以,也又該,關注一下這個部落格了。
倒是說,該寫些什麼,其實也還沒個準,
像什麼心情記事之類的,我實在是沒辦法很明白的寫出來啊,
到最後往往只付諸簡單的三兩句囈語,甚至就乾脆不寫了,
畢竟,又有多少人會關心呢?

不過還是該寫些什麼,至少這個方向是對的,
只要想寫,就一定會有東西生出來的,尤其我現在已經不用在意文章有沒有人看了 。

在可以比較恣意的非正式場合
我這人講話或者寫文章很喜歡用典故
而且常常都是用些冷門典故
圈內話叫做「代neta」
我有這習慣是從很小的時候就開始了
除了覺得很有趣外也說不出為什麼

不過今天我突然想到為什麼我喜歡用典了
當我代了個neta 而你聽得懂
那就表示我們講的是同樣的語言
無形中會讓溝通容易許多
而當我代了個neta卻沒人聽得懂的時候
我就知道了這些人需要以另外的方式來溝通

有句話叫「不可則止」(註)
其實我還滿自滿於關於這點我做得很好
有些人代neta卻沒人共鳴時
不懂得該適時收手
反而強迫將自己的喜好與價值觀推銷給別人
那就很糟糕
嘿 更糟糕的是這個世界這種人好像不少呢

註:語出論語,不過論語裡這句話其實不是上文這麼用的。

嘿,我的blog又搬家了。

雖然說自行找個伺服器架設blog對我來說難度基本上不算太高,不過其實我不是很執意於一定要有自己的網域或者自己的系統,對於系統custom的需求也幾乎沒有,流量需求什麼的也是少之又少,所以一直以來都只使用BSP的服務。

最初使用的BSP因為許多原因換過好幾家,換到pixnet後可以說是終於定下來,就這麼用了不短的時間,不過呢,就在我服役期間,不知不覺的pixnet突然會在每篇文章下面出現廣告,那還真是讓我又起了搬家的念頭。不過真正關鍵的其實是我想自己買個虛擬主機想很久了,畢竟除了blog外,自己也是有幾個網站的,沒廣告的免費BSP好找,穩定好用功能全面的網站空間就難求,幾番考慮與搜尋之下,最後終於是決定自己買個空間了,所以blog搬到自己家就是理所當然了。

不過這次並不是單純的資料轉移而已,事實上每一篇文章我還是重新的檢視過,古人說「悔其少作」,下筆時真不得不謹慎,每隔個一段時間回頭檢視自己過去的作品,總是又多了些看了只想別過頭說這是因為太年輕而犯的錯誤,然後恨不得將其深埋在地下的黑歷史。但另一方面,卻又也感嘆怎麼過去這麼長的時間內,寫出來的東西這麼的少?於是,本次的搬移作業把許多不想再公開的文章給下架了,也補上一些曾經在它處發表過,卻沒有發表於blog的文章,不過整體而言數量並不算多,畢竟我從來不是個多產型的寫手啊。

另一方面,blog的標題名稱換掉了。原有的名稱「Can you hear me?」單純引用自「Ultra Fire!」這張CD歌詞本其中一頁的文案,就只是這樣而已。我這個人喜歡用典,但很多時候代這些neta基本上沒什麼特別的理由,某個瞬間電波對上了,那就決定了。所以,本次這個新的blog標題名稱「盒子內的時間」也是這樣而來的,取自林強「娛樂世界」這張專輯的track 1,這篇文章的標題則是那首歌的其中一行歌詞,blog的副標「Is anybody out there?」則是取自Pink Floyd的The Wall。特別引用這些有什麼意義嗎?我沒有特意去想那麼多,我相信你也一樣。

終於,退伍了。

你看,活著真好。

Social Widgets powered by AB-WebLog.com.